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咨询 > 调查研究

达州市“共享用工”现状、存在的困难及建议

发布时间: 2020-09-30 10:24:15   浏览量:

摘要:

达州市“共享用工”现状、存在的困难及建议

 

一、达州“共享用工”现状

今年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下,各地行业复工复产、就业用工“冷热不均”。外贸行业、制造业、服务业等严重依赖线下运行的企业订单锐减、复工受限、员工无事可做,经营效益受到严重打击,企业举步维艰;而电商配送、视频教学、超市运营、疫情防控服务、疫情必需品制造业等业态企业业务陡增,用工紧缺,采取高强度加班加点、另招员工缓解“用工荒”,行业性、业态性“就业难”与“用工荒”进一步凸显。部分企业为减轻支付员工基本工资压力,将富余用工借调至缺工企业工作,劳动关系不发生改变,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弥补用工短缺问题,保证生产顺利进行。可以说,“共享用工”模式实现了“三方共赢”:企业得实惠,员工有收入,社会保供应。

近日,达州市采取电话调查、实地走访等对本地企业“共享用工”情况开展专题调研,先后深入达川区汇通大道东段11号京东集团四川枢纽分拣中心达州中转场、达州家途汽车(滴滴打车达川运营中心)、E代驾以及达州市国信达科技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京东集团分拣中心工作时间为凌晨一点到第二天一点,用工以合同工为主,兼职和灵活用工较少。家途汽车,现平台注册汽车3770辆,日活跃量为1000辆左右,驾驶员日均收入约280元左右。E代驾注册代驾司机数量约1500人,日活跃量大约150人,代驾接单数量在3-5单。达州市国信达科技有限公司无灵活用工员工。调研显示,达州市采取灵活用工方法实现“共享用工”数量规模较小,共享形势单一,覆盖范围较小。但随着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数字经济、电商经济的普及,达州作为人口大市、劳务大市和资源富市,“共享用工”前景广阔,市场潜力巨大。

同时,国家推动成渝双城经济圈战略建设发展,达州作为川东北、渝东北的“桥头堡”和“前沿哨”,将万(州)达(州)开(州)统筹发展示范区作为成渝经济圈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行先行先试,万达开三地围绕人才流动、就业创业、医保社保、技能培训、劳动仲裁、智能建设等“共享用工”已达成6个方面24项具体合作事项,三地将在制造业、服务业、电子信息等相关劳动密集型企业方面建立全天候跨区域共享员工机制,实现跨区域跨行业共享用工。目前已加快推进公共就业创业服务协同,两地采取同步收集、发布用人单位用工需求和求职者求职信息,共享企业用工监测信息,联合举办各类线上线下专项行动和招聘活动,定期交换劳动力流动情况和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退役军人等重点群体就业情况,共享就业相关数据资源,下一步三地企业之间将进一步实现共享用工。

二、存在的主要困难

(一)权益维护责权不清。调研情况显示,当前,“共享用工”一些平台公司招聘人员时,大多双方只建立劳务合作关系,难以通过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开展招聘活动。如“饿了么”达州运营中心招聘外卖骑手时,不签订劳动合同,不提供购买社会保险,人力资源服务机构难以根据《劳动合同法》,为其提供招聘服务。在实际的工作中,“共享用工”权益保障责权不清,难以得到有力保障。比如,用人单位输出共享员工到用工单位,如用人单位没有劳务输出资质,共享员工发生意外受伤,如无明确约定,劳务纠纷问题复杂,维权责任难以从法律层面得到充分有效解决。又如,借出企业如以营利为目借出员工,通过违法手段实施劳务派遣,或诱导劳动者注册个体工商户以规避用工责任,导致维权保障复杂化。

(二)法律条文不够健全。当前,国家对“共享用工”还没有颁发正式的法律条文,企业“共享用工”存在自身意外风险和劳动法律风险,企业和劳动者之间关系归属、劳动者自身权益、费用结算、税务申报、保险保障等问题,对企业对劳动者都是全新的课题,面临新的风险和挑战。比如,“共享用工”用工企业作为共享用工交易主体,可能会对劳动力交易价格采取控制方式,干扰劳动力市场,一定程度增加劳动力市场交易成本。又如,不同用人单位与同一对象发生劳务关系,因不同行业、企业之间生产实践差异大,管理方式、运行模式等不尽相同,极易出现用人单位之间相互推诿、主体责任不清、损害员工利益情况。

(三)执行政策存在盲区。从调研情况看,“共享用工”是与两个以上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在基本养老保险征缴上存在监管漏洞。目前,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还未实现全国统筹,参保信息数据省际之间还未实现共享,“共享用工”存在两家以上用人单位同期为其缴纳养老保险,导致重复参保。同时,按照社保法现行规定,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该办法虽从法律层面上明确了用人单位应当为职工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但没有明确用人单位社会保险责任,可能导致用人单位逃避社保责任,出现推诿、扯皮现象。

三、建议意见

(一)政府层面加强顶层规制。建议从国家层面出台“共享用工”法律法规,规范企业“共享用工”管理,保障“共享员工”工作安全、社会保险等权益,促进企业共享用工招聘、维权等依规开展。各地在推动“共享用工”发展实践基础上,明确“共享用工”客观基础、面临的实际问题和政策挑战,研究制定规范共享用工发展的政策,特别是要对用工企业和劳动者的权利义务关系做出明确规定,促进共享用工健康发展。比如规范“共享用工”流程,采取政府主导的形式拟定规范的相关协议,为企业双方约定调剂内容提供参考,规范企业间签订《企业用工余缺调剂协议》及《劳动合同变更协议》。

(二)提升“共享用工”规模。建议从国家层面针对当前各地资源不平衡、信息不对称、产业不协调等现状,以及企业生产的淡旺季和峰谷用工不一致等情况,从国家、省一级搭建“共享用工”调剂平台,实现供求双方适时、快速、精准匹配。从达州市调研情况看,目前,“共享用工”主要集中在于汽车、代驾和送餐等服务行业,制造型、科技型、技能型领域“共享用工”较少,建议从国家层面出台相关鼓励措施,实现从从少数行业推广至高新行业、制造业等新业态领域。

(三)统一“共享用工”平台。建议国家和各地建立“共享用工”平台,实现共享员工用工模式的常态化。比如,搭建淡旺季用工需求池,通过共享平台收集不同企业的淡旺季、订单的增减期,通过大数据推动建立调剂用工机制。同时,随着用工需求,还可以建立“余缺劳动力调剂平台”,为条件相符的企业牵线搭桥,实现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之间淡旺季错峰生产的员工调剂,既降低用工成本,又稳定员工收入、留住员工,同时更好满足企业用工需求。

(四)明确维权保障体系。建议国家从法律层面出台“共享用工”相关条文,从社保缴纳规范、工薪待遇、纠纷化解,以及劳动合同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比如,规定“共享员工”借出与借入鼓励或必须签订民事协议,清晰明确双方权利义务关系。